你的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内容

书场三味:拒绝嚼蜡

作者:美文时间:2022-01-23 00:07:23浏览:

简介书场三味:拒绝嚼蜡

 也许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许是“无可奈何花落去”,想唤燕子衔泥再飞来,生出一番“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惊喜;也许是想力挽狂澜,遏止“一江春水向东流”的颓势。这里的书场做了最后一跃的努力。我再去万隆广场的地下书场,突然冒出了一些颓废但很想为之掬泪的情绪。

 这些伤感的诗句仿佛不是美妙的音符,却是一枚枚重磅的炸弹,尽管还没有炸响,但那种硝烟已经笼罩在书场主人的头顶,即使是装了雕栏,堆了玉砌,换了朱颜,但唯恐不能复原了当初那种鞍马游冶鱼贯相拥的场面了。

 即使是败局已定,多少人都不言放弃,设法挽回,这是一种态度。我想书场的主人应该就是抱定了这样的态度,在做华丽变脸的尝试。

 午间朋友请吃饭,过后,我和画家鞠先生相约踱步再入书场,路上我们断言现在的读者不会云集,所以想先一睹她的清新芳面。首日封没有了,只有寥寥数人,你可以踱步闲看,也算是给了我们方便,但那些店员的心中怕是五味俱全了,好在我不幸灾乐祸,尽量做轻松兴奋状。

 开业首日我没有机会好好做一次巡礼,这次倒是一切皆可入目了。那处沁香甜点面包柜台外,一架古琴斜横在柜台外的一角,古香的凝重,高雅的暗示,都给了你浪漫而优雅的想象,一张包皮的坐凳期待着乐手落座,一束干制的春花,杂着不变的眼神,做着痴迷的期待,琴的上面垂下一盏探灯,仿佛悬着一轮淡月,驻足凝思,宛若一曲月光流水,勾住你的心,扣住你的脚步,“一弹流水一弹月,半入江风半入云 ”,绕了胶带的纤指挑起了遮了云的月,掀开了睡莲下款款的清流。我在想,看书的人在于求得一个宁静,那些杂音需要读书人的凝神来规避,就是那咀嚼面包的窸窣都有可能成为心烦的来源,为什么主人这样反弹琵琶做了一个大胆而有悖常理的设置?哦,也许要破了那些习惯,给读书人一个不一样的轻音流觞的惬意,总比没有陪伴的死寂要好多了。我想,哪个一旦走向屏幕的故事不是在背景音乐的轻柔里做着摄人心弦的开始?也许是受了街面上那些年轻人挂着耳机,看着手机的启发,才有了这样的创意。我没有办法否定,更为这种拒绝嚼蜡的大胆得近乎勇的设计而叫好,因为我想给你一个不一样。突然,我有了一丝的失落,年轻人是读书的主体,为他们而想,也在情理之中。我们这些赶上富有创意的时代,跟着玩一下读书时候的心跳,心跳之后适应了,感觉弥足的好。若是把音乐撤走,怕是你还读不下去了,有什么不好呢?就像饭前一定要吞一枚杏梅才可以**胃肠下饭,一旦没有了,你可能食之无味,牵肠挂肚,心慌意悬了。

 那日我的同事渲染的所谓“九曲书廊”有些过分了,但却是别有洞天。用了好几个空间,专门给孩子们做了最靠谱的设计。水曲浪推,那是大海的造型,海文化的元素闪着灵动的光,绒绒的布,包裹了层层“浪花”,那里可以席地,为儿童做一个随意而卧轻轻逐浪的美感体验;精致的童书,精美的装帧,儿化的书名,应该可以摄住无染的童心。几处方形的手动彩泥池,杂着五色的橡皮泥,家长和孩子围住了,做着他们心目里的图形。

 想起大家经常关注的话题,商人的眼光首先是瞄准了女人,不怕贵,就怕不给女人猎奇的机会,如果满足了女人,你再盯住她的孩子,那是潜力巨大的群体,只要你有足够的想象力,你就会得到最大的商业利润。父母抱了孩子玩着橡皮泥,厌倦了,可以在那里轻卧,取一本故事书,亲子之情是最亮的看点。若是书场主人深谙此点,必定会诞生一个商业的神话。但遗憾又袭来,任何兴趣首先源于新奇,新奇引起互动,互动产生欲望,这样的商业链条在每个环节都不能断裂,但这里的场面太局促了,互动的项目有些原始,也许书场的主人的心思没有我这样“钻营”,但书店的诞生,在今天简直就是哥伦布去探险,诞生就是死亡临近的可怕谶语,会不会在这里应验?

 也许我杞人忧天,又怕被我不幸言中,我还是去发现这里的艺术影子吧。书场是卖场,但也是唯一可以对书做艺术演绎的殿堂,这里正迎合了我几年前的一个想法。若是整排的书架齐放了一排排的书,给人的也许是压抑和厌倦,还有呆板和慵懒,而在这里便做了轻松的意象处理。借着那些书,构一个蕴意的图:一弯海螺,旋着均匀的螺纹向上,这是天天向上的暗示;一颗螺钉,证明了世界的前进是螺旋式的上升;两条巨人的腿,坚定地叉开,告诉你什么是最有力量;一艘行舟,载着你达到理想的彼岸;一面沉厚的地平线,托住了一轮太阳,射着光芒…… 

 我回首,还有一个看书客随着我举首而望,似乎也在寻觅着书籍的魅力,这些可能只给极少数人以精神意象的暗示与启迪,但这些吸引真的可以打动我们须臾不能逃离的的心么?书场的主人已经卯足了劲,挥动了灵感的羽翮,才有了如此的创意展现,除了我们可以给他们赞叹,还有什么?

 在书场里,做着很不自在的巡礼,若是那些流连在书场的店员知道了我的所想,会不会拉住我的衣角,低声说,求求你,真的不敢欢迎你……

 遇到一位书法家,他提着一个马扎,好像准备常驻不离,我不敢把他的这个行头的用意挑明了,往最诗意的画面去想,可能他要坐在王羲之柳公权等大家的面前,做着以时间长短来证明自己虔诚的礼拜。

 王老师,打算不离不弃?我盯住他手中的马扎俏皮戏谑他。先来试试,体验一下这里是不是冬暖夏凉,决定是不是可以常驻沙家浜……

 我们都笑了。这是他那个时代的熟语,样板戏里的画面铭刻在心里,成为一个烙印。这里的书场是否会变味?那些在炎炎夏日里躲进开了空调冷气的公交车里避暑的人是不是会因此而锐减?

 我不想自己给自己败兴,摇摇头。画家老鞠已经感觉出我的怪异,想从我的眼神里看出一点端倪,想不到,他也是一个如我一样的冷静者,摇了摇随身的注满了铁观音茶水的杯子,道,会设一个茶座给那些来度闲的人?

 一个朋友曾经看了我的前篇“书场三味”点评我道,现在还有多少人愿意静下心来读书了。我硬着头皮回复朋友说,我们应该满怀的是期待。

 一些现实的思考,让我不能释怀,乃至敞亮。读书和那一本学历证书,哪个重要?如果你不任性地拒绝大学,就像郑渊洁先生那样,把孩子留在家里做最原始的私塾之教,若不是养足了名气,哪个公司或者公务岗位可以破格录你?

 我最不敢相信的是那些走路都在看书的孜孜不倦者,那次一位青年低头族走路差点碰到我,淡然一笑,互相点头抱歉,我突然觉得自己怎么就像一个陀螺,被他抽的打转,忙拉住他来问,看的什么?是哪本名著?他怪怪地看着我,就像看一个天外来客,我惶恐了。他顿了顿对我说,叔,你相信我的话么?低头看手机的,99%的人是在跟网游较劲。

 我们很盛行通过网络对读书大数据做精细的调查,点击就算,那些渐渐缓退的数字还让我们有了一丝的悦色,抱了可能反转的期待。

 这个书场做这样的努力,我真的希望,他们是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先驱者,而且也赞赏他们为了崇高,做着品位的艺术,因为他们要壮着担子拒绝嚼蜡,味同嚼蜡很败兴,可以嚼点什么,好像已经也次要了,若是先留住一帮人,就是来越冬,来度夏,都不要紧,只能先躬身来欢迎他们的光临,再慢慢培养甚至可以左右他们日益刁钻的口味。

 人在对本身的改变已经显得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在他的环境上打主意。就像我们买下一幢房屋,屋内令老师惊艳的作文开头的居人,还是陈设之物,都不能改变了,我们会对房屋的装修下足功夫,做最艺术的呵护,做最温馨的补救,做最惬意的细节苛求,这都是我们可以接受或者追求的。我想,那些书场的主人是否也是像这样,假如是,我会默默地向他们致敬,因为,若是我,也只能如此。由此,似乎我也找到了看后生出那些揣测担心都会云消雾散的理由,我有些释怀了。

 鲁迅先生曾经写过“三味书屋”,忘记了是什么滋味,我写“书场三味”,这最后端上来的一味,但愿不是怪味哦。

 作于2018年4月24日,21:30就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郑重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您的支持与理解。